piyo

我被黑夜冲昏了头脑

差点就要说想你了

可是我不知道

现在的你

是否有喜欢的人

是否在街上遇到和我身形相似的人

会想起我

或许你该看看我的wb

看看我最近过得

很不好

不是我的生活不好

是我不好

春分那天

外公走了

我又回到了最原始的那个自己

今天收拾东西

找到了那枚戒子

我戴上

又脱下来

然后

一直在听《我们》

然后希望

你已经睡了

晚安


#崂山道士#
历历万乡❤️

梦到我养了一只白色哈士奇
一只眼睛蓝色一只眼睛金色
然而麻麻说会送我的
是一只白色波斯猫
一只蓝眼睛一只褐眼睛
一起来就拉着总统提起

叫了个咖喱鸡饭送到宿舍
点开内网看爸5
被逗到笑得喷饭

快到上课时间
开始dao chi 自己
穿着白色的丝质衬衫
绑着黑绿白条纹的丝带
戴着绿色蝴蝶结的长耳夹
穿一个a字皮短裙
白色的眼球皮鞋
备着灰色的西装长外套
总统一扭头看我穿成这样
“老胡。你今天转性了?
这身look不像你啊”
“偶尔也要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点嘛”
把火机爆珠丢进肥肥手做的毛绒手拿包
“啊。懒得化妆~”
“你不是新的眼影到了嘛?”
“不想戴con”
“ojbk”

出门以后下楼一半又跑回去拿雨伞
结果雨很小后来就没再下了
害得我提了一路
我好讨厌下雨
因为讨厌打伞
手一直举着难受
伞还老丢
新买的伞用了一次就不见
如果我没带伞跟人共伞
撑伞的人永远是我
从小学开始自己上学开始
到现在
到未来
我都不会喜欢打伞的
不过可能今天转性
突然带起伞来
以前下再大的雨都不肯带
总是在等人来接或者直接搭讪
可能没有了一个可以任性撒娇的人吧
嘻嘻

上完创意设计课
跟华华滔滔去吃沙县
一笼饺子和拌云吞全进到肚子里
吃完去了airport看上新
滔滔给他女朋友挑衣服
后来买了一只红玫瑰
我和华华我俩自己看
华华很好
胸很大
我喜欢
给周五生日的麻麻买了一件大衣
希望麻麻会喜欢

忽然想起自己还能画水彩

微信删了你以后
每晚只能在想你的时候靠微博来排遣
以前你总爱分享给我一些搞笑段子
我老嫌打开麻烦
总是说有空再看
现在微博是唯一知道你状态和知道我状态的渠道
以前不爱发微博的我现在慢慢开始发微博写日常
哪怕是吐吐槽
今天惊讶于毕业照你回来了学校(在球队群里看到有人拍你)
刚穿好的鞋被我脱下
整个人像个溺水的人一样瘫在床上
想着

让我死了算了
直到拖到不能再拖
几个人电话找我去合照的时候
我才坐起床
补了个妆
一步一步ten到罄径上
今天天气很好
温度不低还有阳光
掉到地上的丝木棉
大概在清晨就被阿姨清扫
人好多
我一个重度散光的人戴着con一直在瞄
生怕会遇上你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你
还好还好
我没有碰上你
一点不好
晚上画着作业突然打开微博
就看到你给我发了很长很长的私信
你啊总是爱发这些很长很长的话
字数又多
像个老人家一样
我娘亲都不这么跟我发信息
我想回复你
其实我很想你等我(也是这么打了出来。但是最终还是被我删掉了。)
可是这样太自私太不地道了
没有名份却要你独自一人
我不知道你选择留在广州就业的动机里
我占多少比例
但是我一直知道你把我算在你的未来里
可是我还太幼稚
明明是个该放肆去爱的年纪
却关闭自己的心
是真的累了
也怕了
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只回了你一句

就看看

花一开
你就不在了

标题

那种
你把所有的聊天记录全都删了
所有的对话框
所有的情话和胡话
一瞬间全部消失
以前不舍得删
是想存个念想
现在删了
是想记住该记住的
记不住的
也不需要让电子帮你记住
因为它们不足以被你深刻到骨子里
那么它们被忘了就忘了吧
你看看前头还有更多需要被你记住的
也该花点心思在自己身上
只记住该记住的人和事
然后在深夜
就着隔壁剪刘海儿的剪子声儿
把最后一口哈啤喝完
把人体作业赶完
把一定要每晚对ta说晚安的人找出来
发一句好梦
然后该通宵通宵
该睡觉睡觉
完事儿第二天继续迟到
对了
浴室的灯坏了
待会儿电宝用完没灯洗澡
就有的我哭了
今夜
不洗头
对了
最近总是想起你
你还好吗

夜夜夜夜夜夜夜夜夜夜